當前位置: 首頁 > 走進岳陽縣 > 巴陵文化

巴陵戲

來源:岳陽縣人民政府網 發布時間:2015-08-03 00:00 瀏覽次數:1

巴陵戲,原稱“巴湘戲”,因藝人都出自巴陵和湘陰而得名。又因它的形成和主要活動地區是岳陽(舊岳州府),民間稱為岳州班。1952-始定名為“巴陵戲”。它以彈腔為主,兼唱昆腔、雜腔、小調。用中州韻湖廣音結合湘北方言為其舞臺語言。曾經流行于湘北的岳陽、湘陰、汩羅、平江、臨湘、華容,湖北的通城、監利,江西的修水、銅鼓等地。清代中葉就曾到武漢、南昌、沙市、宜昌等城市演出。清末民初,巴陵戲班岳舞臺在湘北、湘西、鄂西南、贛西的38個縣市頗有盛名。

巴陵戲的形成與發展,經歷了一個漫長的歷史過程。岳陽古稱巴陵。據史料記載,明崇禎十六-(公元1643-),岳陽便有了用“楚語演唱種種傷心事”的戲曲表演形式。另據巴陵戲歷代藝人傳說,明代末-,岳陽曾有洪勝班,該班生角大王洪玉良便是巴陵戲的始祖。

明萬歷-間,風靡全國的昆腔也給巴陵戲的形成和發展以重大影響。至今巴陵戲還存有純用昆腔演唱的傳統劇目《天官賜福》、《打三星》等,而且有大量的昆曲曲牌用于舞臺演出。

清代乾隆-間,不少地方戲隨著商業活動流布,開始了互相的影響。這種劇種的交流,使得巴陵戲得以博采眾長,迅速形成發展起來。巴陵戲的彈腔,分南、北路,便是受徽調和襄陽腔的影響而形成。隨后,伴隨著劇目、表演藝術的益豐富, 巴陵戲逐漸形成為一個以彈腔為主的多聲腔劇種。

巴陵戲在清代末葉出現了興盛的景況。不少清代的演義小說中,都有岳州戲(巴陵戲)演出盛況的描寫。當時著名的專業科班和班社有“巴湘十三塊牌”,“巴湘十八班”,從業人員達800余人,活動于湘、鄂、贛三省交界的諸縣城鄉。業余的科班、班社,遍及城鄉;茶樓酒肆,圍鼓演唱不絕。活躍于湘北城鄉的皮影戲、木偶戲也多用巴陵戲演唱。城鄉的祠堂廟宇競相修建戲臺。當時的岳陽城鄉有戲臺近40座。

在長期的歷史發展中,巴陵戲與省內的其他的戲曲劇種的相互借鑒和交融也比較多。巴陵戲藝人與湘劇藝人經常往來,經常同廟演唱,各演半,并分居廟內東西科樓。兩個劇種的藝人相互插班學藝。在相互的交往中,取長補短,使巴陵戲的藝術表演形式漸成熟。

巴陵戲的傳統劇目比較豐富。據不完全統計,共有420余個。大多取材自歷史演義和話本, 部分劇目從元明雜劇、傳奇演變而來。習慣上分為整本、半本、折子、小戲四類,以半本戲居多。這些劇目,如果按聲腔來分,則有昆腔戲3個,南路戲88個,北路戲31個,南北混唱的戲76個,小調戲16個,安慶調戲4個,七句半戲5個。近幾十-中,進行了三次較大規模的挖掘、展覽演出, 搶救了一批傳統劇目。整理改編了優秀傳統劇目《打嚴嵩》、《九子鞭》、《打差算糧》、《三審刺客》等30多個,其中一些劇目獲得湖南省戲劇會演劇本一等獎和挖掘獎。1959-創作的大型歷史劇《何騰蛟》,參加湖南省戲劇會演獲獎并參加建國十周-獻禮演出。

巴陵戲的音樂,分聲腔和伴奏音樂兩部分。聲腔又分昆腔、彈腔和雜腔小調。巴陵戲中的昆腔分為“套曲”、“正、青合套”和“散牌子”三類。昆腔劇目僅剩三個,多數曲牌已逐漸成為嗩吶吹奏曲牌。彈腔分為南、北路,又各有其反調,叫“反南路”與“反北路”。同時還有一種特殊唱腔形式:“西二簧”,即唱腔是南路,胡琴把位用北路指法,其過門能巧妙地將南北路融合一體, 也就是南唱北拉,因而風味特別。彈腔具有較完整的各種板式。雜腔小調則生動活潑、節奏明快,多見于丑角和蹺子戲中。

巴陵戲的伴奏音樂包括嗩吶牌子、絲弦牌子和鑼鼓經等。彈腔的伴奏,習慣稱為“九根弦”,即胡琴、-琴和小三弦,還有嗩吶、笛子、長桿子。-琴有“滿天飛”的伴奏特技。過場曲牌分嗩吶和絲弦兩種牌子,多無唱詞,為配合劇情和人物感情而用。打擊樂的樂器有:板鼓、課子、堂鼓、大鑼、小鈔、云鑼、馬鑼等。有一套完整的鑼鼓經,成為將唱、做、念、打等表演程式組成一體的紐帶。

巴陵戲的表演藝術特別注重人物性格刻畫,有一套較為完整的傳統表演程式,形成了既粗獷樸實,又細膩生動,雅俗共賞的藝術風格。演員要求唱、做、念、打全面發展,表演上有“內八功”、“外八功”等技巧。“內八功”是演員刻畫人物心理、表達人物情感的8種基本技巧,既喜、怒、哀、樂、悲、愁、恨、驚。表演上特別講究眼功的運用,經常使用的眼法有正、斜、怒、哀、呆、癡、冷、倦、睡、瞎、病、賊、妒、媚、色、瘋、醉、死眼等。所謂的“外八功”, 泛指手、腿、身、頸及胡子、翅子、翎子、扇子、散發,羅帽、鸞帶、水袖等的運用。

在巴陵戲的武打戲中, 歷代藝人采用和創造了不少絕技,如輕功、軟杠、拋叉、拋椅、鉆刀圈、鉆火圈、翻桌、疊羅漢、順風旗等。這些武打藝術與民間武術、雜技有深厚的淵源關系.巴陵戲的行當分生、旦、凈三大行。生行有老生、三生、靠把、小生、貼補;旦行有老旦、正旦、閨門、蹺子、二小姐;凈行有大花臉、二凈、二目頭、三花臉、四七郎。大部分行當,需要文武不擋,唱做兼工。

巴陵戲的道白除常用的韻白、戲白之外,也有京、蘇、川、淮、晉、沔陽、通城等方言白口,用以表現某些人物不同的地域、身份和性格。巴陵戲的舞臺美術,包括臉譜、服飾、砌末等。常用臉譜近百個,專用臉譜40多個,臉譜用色豐富,不僅表示人物的膚色,而且揭示其品格個性。

巴陵戲的班社組織分為江湖班、官班、案堂班、六人班及圍鼓串堂五種。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之后,巴陵戲獲得了新的發展。流離失所的藝人們,成了國家和社會的主人。在政府的支持下,藝人們組成了專業劇團,先后舉行了幾次較大規模的傳統藝術挖掘、展覽演出和巴陵戲教學活動,老藝人競相傳藝,新學員虛心學習,巴陵戲的藝術傳統得到繼承和發展。一些新編歷史劇、改編傳統和新創作的現代戲在各級戲劇會演中獲獎。

巴陵戲現存傳統劇目三百七十多出,內容多取材于歷史演義和話本,以反映歷代政治、軍事斗爭題材為主,其中的代表性劇目有《打嚴嵩》、《九子鞭》、《夜夢冠帶》、《崔子弒齊》、《打差算糧》、《張飛滾鼓》、《三審刺客》等。

巴陵戲是湘東北地區戲劇的代表,在湖南省乃至全國的地方大戲劇種中占有重要地位。其舞臺語言、劇目、聲腔、音樂、表演乃至演出習俗中承載著大量與岳陽有關的歷史文化信息,是研究岳陽歷史文化和民風民俗的"活化石",又是研究中國戲曲流變和地方劇種成型、發展的寶貴資料。民國中后期,巴陵戲開始走向衰落,1949-以后經過搶救得到復興。現在由于現代文化的沖擊,湖南僅存岳陽市一個巴陵戲專業劇團,急需得到救助和保護。

彩票代理-手机购彩